卷柏

闷养的娃娘

一点猜想

今天剧情里昆仑君的话,再结合那个被大家吐槽的棒棒糖的出现。剧里是不是把转世改成穿越了?

一个玉碧的脑洞开头

真的写不下去了QAQ  

但是不发出来我怕我直接删除了ORZ


   冯宝宝张楚岚一行再上龙虎山的时候,张灵玉正在和老天师面对面坐在小矮凳上对着面前小桌上摆好的馒头清粥准备用早饭。听到道童通报他们来访,张灵玉放下碗筷准备起身去迎。老天师却呵呵一笑道,又不是外人,让他们直接过来这边吧,顺便加几双碗筷,让他们一起用膳好了。

然后那顿早膳谁也没吃到。

   徐三就那么看着一直挂在冯宝宝身上,似乎一刻也离不开的张楚岚在看到张灵玉的一瞬间,就笑着扑到了人家身上,嗯,顺便撞翻了一桌早饭。啧,真是没眼看了,围观群众表示眼睛有点疼。

   老天师将张楚岚打量一番,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来各位是遇到麻烦了,此处不宜详谈,随我来吧。”说罢老天师起身朝外走去。张灵玉此时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张楚岚又羞又恼,脸都要涨红了。伸出手想将这个牛皮糖扯下去,却不料张楚岚伸手将他的腰死死搂住,脸也往胸口埋去。力气之大竟勒得他有些发疼。

   “快些跟上吧,这个事情有些麻烦还是尽快解决吧。”徐三叹了口也跟着出去了。张灵玉此时心里明白了,他们一行上山应该就是为了张楚岚了。虽说张楚岚大号不摇碧莲,但张灵玉知道他这个师侄其实内心极有分寸。此时的行为举止确实有些反常了。为了快些搞清情况,张灵玉也能就着张楚岚这般勒着他的腰半个身子挂在他身上的模样跟上老天师他们了。只是一路被各位师兄师侄道童围观着,那滋味实在不好受,一张脸涨的通红热度怎么也下不去。

  “什么,脑子受伤坏掉了。”

    等到了内舍,听完前因后果,张灵玉一惊。竟是忘记阻拦张楚岚愈发放肆的行为,一个恍惚就让张楚岚的双臂勾住了他脖子,毛绒绒的脑袋在下巴锁骨处蹭个不停。


[WonderSteve] <Steve没有炸死,他被炸小了>

太萌了!!

咸鱼中的深海鱼:

小甜饼
-1-
是的,Steve没被炸死,他被炸小了。


醒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在清理战场了,而Diana不知所踪。


Steve只好骑着一只耗子赶往火车站。


-2-
开往伦敦的火车简直人满为患,Steve好几次差点儿被踩到。


刚才他还在为不用买票庆幸了一下呢。


-3-
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他这个神奇的小不点,也为了不被踩死,Steve钻进了一个小男孩的玩具箱。


代价是当小男孩打开行李箱时,他只能一动不动装了半个小时的兵人玩具,期间还要被小男孩摆成各种奇怪的姿势和另一个兵人打架。


“嘿小伙子,真正的打架并不是拿两个兵人撞来撞去好吗!”Steve在内心呐喊。


-4-
Diana能去哪儿呢,千万别回天堂岛啊,骑老鼠还行,但骑鲨鱼骑海龟太难了。


被撞的头晕目眩的Steve有些不安。


-5-
Steve在吊念烈士的人群中找到了Diana,但是Diana正忧伤地盯着他的“遗照”,并没有发现他。


Steve站在一个商店的灯牌上大喊:“Diana!我知道我照片很帅!但是看这里!真人更帅!”


-6-
Steve从灯牌一个信仰之跃跳到了Diana背后,一路从肩头顺着风衣“哇啊啊啊”地滑倒了衣摆。


当他顺着Diana别在腰上的真言套索向上爬是时候,Diana终于发现他了。


-7-
Diana捧着Steve泣不成声,当她失去Steve的时候都没这么哭过。


Steve努力跳起来,摸了摸Diana的头,安慰到:“别哭了我的Diana,我要被你的眼泪再淹死一次了。”


-8-
Diana开始把Steve揣在口袋里,Steve艰难地扒在口袋边上露出个脑袋。


Diana想了想,又把Steve放在头顶,Steve趴在Diana脑袋上抓着几缕头发。


最后Diana还是选择小心翼翼地吧Steve捧在手里。


-9-
坐在Diana手里的Steve小声对Diana说这样做太明显了,大家会看到他的。


Diana歪头一笑:“就是要他们看见。”


-10-
折腾了这么久的Steve太累了。Diana有些激动的说了很久的话,一低头才发现Steve已经抱着她的手指睡着了。


有些话Steve没听到真可惜,不过没关系,这次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


-11-
Steve的衣服成了问题,Diana不得不买了些娃娃的衣服给他改了改。


“Diana,你...恩....真心灵手巧。”Steve看着迷你内裤说。


-12-
Steve试衣服的时候,Diana在一旁看着说:“现在你似乎在平均水平以下了。”


-13-
第二天Diana起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两份早饭,一份正常大小的,一份迷你版的。


Steve一身碳灰开心的说:“我跟你说过的,没有战争的日子里,人们会吃早饭。”


Diana把Steve拎到一个水杯里说:“看样子人们也需要洗澡。”


-14-
缩小的Steve没有合适的床,没有合适的洗漱间,准确说没多少东西是合适的。


但是他还是拒绝了Diana想给他买个芭比娃娃城堡的提议。


-15-
Diana和Steve出门的时候,Diana会拿一根细绳绑在Steve腰手腕和自己的小拇指上。


Steve抱怨这是妈妈带着幼儿园孩子出门才会干的事。


但是Diana实在不想看到Steve掉进洗手池下水道口垂死挣扎的场景了。


-16-
对了,掉进下水道那次,是Diana用镊子把Steve捏上来的。


-17-
接吻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每次Diana主动亲Steve的时候都不确定自己亲的到底是嘴还是整张脸,有时候Steve会因为整张脸埋进嘴唇里而缺氧。


但是他们就是不放弃。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每次接吻都变成Steve捧着Diana的嘴唇亲上去。


-18-
有天Diana有些失落的跟Steve说,一个姑娘告诉她人类把肉体快感看的还挺重要的,可是她给不了Steve。


Steve摸摸趴在桌子上的Diana的脸说:“不要挺她们乱说,我在乎的是你,不管怎么样都是你。”


Diana亲了一下Steve头发,然后用手指按倒Steve并挑开他的衣服说:“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能做一些事的。”


-19-
天晓得他们为什么要去鬼屋。


“Steve,从我的口袋了出来。”


“我没有在怕的!”声音被口袋闷住了,显得一点气势都没有。


-20-
有一次Steve不小心掉进的Diana的冰激凌里。


被冻的瑟瑟发抖的Steve说:“抱歉,看来你需要再买一个冰淇淋了。”


“为什么?”Diana舔了一口Steve身上的冰淇淋,“这个口味挺好吃的。”


-21-
每次有人上前搭讪Diana的时候,Steve都会站在Diana耳朵上抱住Diana的脸说:“对不起伙计!这位美丽可爱善解人意奇迹勇猛万众瞩目的姑娘已经有男朋友了!”


-22-
Steve“死过一次”之后,他的时间似乎静止了,他和Diana生活了很久,甚至目睹了那个皮厚的蓝大个和带个面具还要画烟熏妆的土豪打架。


-23-
正联第一次发现Steve的原因是瞭望塔发现有外人入侵。


Diana把Steve护在手心里说:“这不是外人,这是成员家属!”


-24-
在打倒Brainiac之后,正联得到缩小射线的同时,也获得了放大射线。


Diana决定给Steve一个惊喜。


-25-
突然变大的Steve撑爆了衣服。


Diana看着状况外的Steve说:“现在你回到平均水平以上了。”

故事好棒!

Zigoo:

睡了一觉视频就审核好啦!!开森!

送给我亲爱的细胞胞 @请给我口袋马丁 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ლ(°◕‵ƹ′◕ლ) 这是咱们聊天时候我ba!迸出的那个小脑洞,假设福华和奇异玫瑰是一对儿【诶写在这儿是不是剧透了?权当避雷啦!

噢好怕我亲爱的细胞胞不喜欢哦,说到这里是忐忑的,毕竟就花了一天就肝出来了QVQ而且吧,其实吧,的确是脑洞向,没有精美【其实是粗糙吧,日】但我对你的爱可可是so——fucking—rio!【此处配合莫娘剥皮挖心表情包.jpg

剧情顶端弹幕简单的施工了一下,也可以看下面简介。就是侦探是真跳楼了,活下来几率是对半分那种,是被麦格救了要不就真死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侦探对医生的爱那可是天地可鉴与日月同辉!之后就是麦格为侦探准备了一个特别了不起的改造计划,让他以Dr Strange的身份生活,并同时去圣地探索人体的奥秘至尊魔法师古一(Ancient One)的秘密!之后侦探就变成了了不起的博士【对我的意思就是,在这个脑洞里他们是同一个人

医生线是开始以为侦探去世后,沉浸在失去挚爱挚友悲伤当中,但很快就开始感觉到蹊跷,麦格将弟弟资料拱手相让的行为怎么想都觉得BUG,但是麦格是不透风的墙,棒子打打不出一句,更何况弟媳不会对哥哥用棒子嘛不是?于是医生转而透过侦探的流浪者地下情报网来探索消息,来的超凶,然而一无所获。又开始上网搜集资料,来的超真,但同样一无所获。【别吐槽,这很正常,只感觉到咦好像不对但是追踪不到任何线索,这肥肠符合福尔摩斯家的工作作风【

于是身边一众朋友都认为医生悲伤过度,希望他放下这个荒唐的想法,重新生活,毕竟没有侦探生活还要继续不是?但!都!被!医!生!回!绝!了!两年了,从开始一个小小的他自己都觉荒唐的假设,到现在,他反而毫无根据的固执的相信侦探其实还活着,他选择假死一定有所原因,但是那也无所谓了,见不到也好,但他想帮助侦探。遂,用极端方式证明了自己的决心。麦格无奈了,只好松口,要不说阿花和阿福果然是一对可爱的小疯子。阿花由此获得到无数的假身份,他没有办法直接接触到阿福,却在暗中以特工的身份推动了侦探(也就是现在的博士)铲除莫娘犯罪网络。就像是两条不停努力向对方靠近的线,他们殊途同归,直到相见。

日日日日日日日日说完了我自己都觉得好浪漫!就像301阿福说的嘛!“我们两个人,对抗这个世界。”很可爱对不对!总之假死后有一万种处理方法啦!剧里那种发展正好是他妈虐的对不对!我们可以让阿花和阿福并肩作战呀!就算不跟阿福走,阿花还是很棒棒很苏苏很厉害的嘛!战斗也是一场恋爱!

【好不容鬼吹完了自己都觉得尴尬,出斗胆恳求各位老师喜欢一下,谢谢!

来自一条脆弱の鲸【潜下水

灰度值:

简单粗暴的本宣《Hug me》印量调查~

《Hug me》终于搞的差不多了,14号放预售,做个简短的印调,本子的价格在120-150之间,这个印调会和价格挂钩,希望大家确定会购买、有兴趣再投票O(∩_∩)O哈!我的目标是10本胜利!如果能达到版印标准我当然也很开心~

\(≧▽≦)/~啦啦啦

我就想想_(:зゝ∠)_

投票戳我~

占tag抱歉_(:зゝ∠)_


嗑瓜子

wuli物理不会轻易狗带!:

偷偷立个flag:

今天把七日雨翻完。
嗯。

没翻完我就删了这个flag。




--update:


虽然我爬墙了……但我感觉mithen太太仿佛又要把我拉回superbat这个大坑了!啊啊啊啊,写得太好了!


空气里的tension我都能感受到了😭

情迷貝克街:

【模仿爱人】福华

这里是个文风烂极的死蠢´_>`。
图随手。
别打x

John不喜欢这房间里的装潢。倒不是说这家居有多么糟糕。

被漆成酒红色的,在光线下隐隐发亮一张长办公桌,排列整齐的浅灰色文夹,甚至堆叠的白纸都没有任何参差不齐。能闻到轻微的人造皮革味道的单人沙发和土耳其地毯的颜色意料之外的相称。所有类似《梦的解析》或者《生存空虚说》的大部头都被按照首字母和厚薄放在玻璃书橱里相应的位置。

居家,整洁,清爽,以及,非常舒适安静。

但John甚至不想靠着倾斜的沙发被躺下,歇一歇他那几天没有碰过被单的脊柱。耳边似乎嗡嗡的响着什么,炮声,尖叫,心跳,风的呼啸。他脑袋里的弦被绷直了,无法享受这午后的安逸。

他不断地变换双手的摆放姿势,最后固定成用手肘腾空,手掌立成一个三角形。

“John,”Dylan一如既往,深棕色的领带打了一个一丝不苟的温沙结,例行公事似的坐在那张微微发光的办公桌后面,把扣在一块的双手放在桌上看着他,叫他的名字。

Holmes家族风格,John这么想着,偷偷的翻了个白眼,不,典型的Mycrofr风格。

Dylan扶正了眼镜,忽略了病患的小动作,“John,我想知道你是否仍然无法入睡。”

军医想要掌握主动权,“实际上我睡的很好。”

“那你就不会这样憔悴了,John,我想你甚至没有吃饭。”

“我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憔悴。”John不由得想要争辩。

“Mr.watson,我是你的心理医生,”Dylan停下写记录的手看着John,“Mr.holmes之所以把你交给我并不是让我陪你玩猜迷游戏。”

“别提Holmes!该死的Holmes一家!他就不能一门心思扑在国务和发际线危机上吗?何必来折磨我?”军医的个头并不高,但从沙发上弹起的势头简直像一头愤怒的熊,这着实让Dylan吃惊,但并不是因为这个军人与他外形不符的怒火。

当一时的焦躁被消耗的差不多之后他就后悔了,他想保持冷静,神志不清只会让他被牵着鼻子走。

于是他坐了回去,还原那个姿势,像没发生任何事。

“很抱歉,Dylan,但我想我暂时不需要睡眠。”

Dylan看着军医略微发抖的双手,“你需要睡眠,John,所有人都需要睡眠,你只是不想,或者不能。”

John最终没说什么,只是用打量敌人的眼神打量他的心理医生。

“这是第九个月了,你出席了Sherlock的葬礼,你坦然的在葬礼上安慰了每一个人,你短时间内找到了一分待遇不错的工作,甚至遇见了一位迷人的女士并与她相恋。但是我想说的是,你并不是个迟钝的人Dr.watson,但是你的生活明显在走下坡路。”

“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是因为我沉溺在悲痛里吗?”

任何怜悯他安抚他的词汇或话语都是John所不屑的。

他觉得自己并不悲伤,从来没有。军医坚信他的侦探活着。

他有一个无所不能的舍友,那个孩子一样任性的,暴躁的,真实的,聪慧的天才,他能创造任何奇迹。

也许他只是藏匿起来了,他一向如此,当乏味向着他袭来,他总会把自己放够安静的地方大吵大闹歇斯底里,比如说自己的身边。

也许他这次想要来点疯狂的新花样,变了一个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坠落死亡的戏法,然后当一切又变的静悄悄后他便一扬斗篷转身出现,带着他那骄傲轻蔑的笑脸。

也许他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角落,所以他丢下了一切包括自己,放了一个无限的假期。

也许吧。

“我并没有这样说,”Dylan这次没有抬头,只是抽出了一份文件夹,“但是未尝不可能呢?恕我直言,我从Mr.mycrofr对你的监控记录里看不到任何问题,但是你…”

“但是我毫无征兆的对恋人大发脾气,不参加社交,脾气变暴躁无法忍受无知。医院里有那么几个同事害怕我甚至劝我离职,只因为我利用空闲时间和无人认领的尸体在停尸房里做一些他们无法理解的研究。”John坦言接下对方的话,他觉得说出这些并不是什么坏事,但军医不乐意对方把他的行为歪曲成什么精神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Dr.dylan,也许我只是不想再披着从前那张烂好人的皮了,这未尝不可能呢?”

烂好人,Dylan把玩着这个词,“这没什么问题,如果你想要改善自己的生活。每过十年人们就应该鞭策自己,进入人生一个全新境界,这句话说的不错。但这不代表,”心理医生放下了文件夹饶有趣味的看着病患。

“否定从前的自己,Dr.watson,这本身就是病态的。而且改善生活不包括使自己的生物钟紊乱,和无止境的消耗精力并拒绝休息。你是这方面的医生,你比我懂。”

John揉了揉自己额前的金发,不耐烦的话语伴着叹息脱口而出,“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浪费时间睡大觉和消化食物不如多动动脑子想想该想的,这再正常不过了,至少对我来说。”

潜台词是“我不需要任何心理辅导,见鬼去吧。”这点Dylan从对方另一只手攥的发白的指节上看的一目了然。

“John你累了John你需要休息John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John你为什么不躺回你的婴儿床上去不给人添麻烦呢?这样的话天天都有人说,尤其是你。”

军医把脸埋在手掌里。他对可怜的房东发了脾气之后那仁慈的老太太每次瞧着他的眼神都饱含忧伤。还有Mary,她本不该被这样对待的,结果呢,现在军医对他那受伤至深的恋人的行踪一无所知,不,也许不再是恋人了。

然而John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乱了方寸,似乎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扭曲了。

也许是人们疯了,也许是自己疯了。

“John,我想我始终无法引导你往正确我方向思考,”心理医生离开了桌子后,似乎卸下了一切站到了john面前。“你并不是在改变,你停留在过去John,停留在一个人的过去。”

“……What?”

“我与你进行了连续两个星期的约谈,每次持续的时间都很短,你抗拒我,抗拒这个显而易见的秘密,所以你推开了所有人,所有想要揭露这秘密的人。但是,你这是拙劣的掩耳盗铃。作为你的医生我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了。”

他盯着那双被阴影盖住的,满是错愕和敌意的灰眼睛。

阴影里与他正视的瞳孔说着闭嘴。

“衣服很好看,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两个星期你天天都穿。但不得不说这件风衣的衣摆和袖子对你来说显然都太长了,黑色不衬你。”

扣紧的双手说着闭嘴。

“在让自己与所谓‘愚蠢’隔绝的同时你仍然联系旧友Greg,试图得到他的特许进入犯罪现场。甚至几次拜托Molly为你弄到一些违禁的药品。”

额上细密的汗说着闭嘴。

“你的小提琴,我觉得已经拉的不错了。还有我想说最好不要过度的使用尼古丁贴。”

这位审判者只是冷冷的俯视着John,并不理会他无声的叫嚣,轻描淡写敲下最重的一锤。

“你在变成Sherlock。”

出乎Dylan的意料,他本已经做好迎接歇斯底里的咆哮和拳头了。

他为军医让开了道,看着他站到到落地窗边,把墨绿色的窗帘唰地拉到最开,金色的短发被阳光渲染的苍白。

John深知这都是对的。

他并不是现在才开始怀念室友的,只是这种超越对与好友逝去的思念和悲痛不但没有被时间磨灭,反而在他的身上越来越沉,以至于让他崩溃。

日子越长,生活的空缺暴露的越多。他会在只有一人居住的客厅里摆上第二杯咖啡,把笔记本放在室友爱坐的那张沙发,无意识的记下微博里看起来离奇有趣的委托,买回来一些自己不爱吃的东西,时刻等待着一个不会再打来的电话,并且走进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捕捉一个瘦高的身影和小提琴的琴音。

John试图补全这些残缺,但却怎样都不够完美。

他是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他是独一无二的Sherlock。

“你是对的,我正在变成他。”约翰向后倒退。

“现在我要完成最后一步了。”

军医的爆发力十分强悍,Dylan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任何音节。

John感到脸上有细碎的痛痒,是碎玻璃划破了他的脸。他看不清也听不清周遭。风衣的衣摆翻飞着拍打他的小腿,他飞翔在一片闪亮亮的玻璃屑中,Dylan的喊叫正极速的远离。

你欠我的,Sherlock。落地的前一刻他这样想着。




【END】

@习习毛 手机壳到了~萌萌哒,谢谢姑娘的图图